首頁 我們 案例 服務 動態 加入 聯系

青樓也愛打廣告,想紅就得講故事

By ROC Brand

給性產業做廣告,大概是我身邊每個廣告人的夢想。可惜時代不給機會,抬頭羨慕別人家杜蕾斯,低頭看眼剛收到的酒店門縫小名片,也罷,為了不被和諧三千字咱接著寫軟文吧。但性產業廣告,在天朝也不是沒有好時候——在神奇的清末民初,全中國的文人都在給姑娘們寫文案……

清末民初的上海,是一座國際-性-大都會,有高等妓院,叫長三書寓;有日本妓院,叫東洋茶樓;有俄羅斯妓院,叫火腿店;有介紹人妻出軌的地方,叫臺基;還有一干打著向導社旗號的擦邊球機構不提。至于天朝其他城市,在1910年代北京每八十人里就有一個是妓女,而重慶每五十人里就有一個是妓女。

香煙月份牌上的妓女,圖片源自網絡

在那個神奇的年代,嫖是一種生活方式:

不管是看戲、吃飯還是喝咖啡,大部分人沒有姑娘就不能愉快聊天,就連干革命,也得邊喝花酒邊談。在大帝都北平,公務員一下班就來妓院打卡,京師大學堂(北大前身)的老師帶著學生逛青樓。

如此蕩漾的年代,自然少不了廣告這碧池的推波助瀾。

名妓在那個年代是全民女神般的存在,經常上封面,拍廣告月份牌;當時「貧學富,富學娼」,任何衣服只要名妓穿出來就是爆款。

《上海畫報》封面女郎:名妓新茶花

名妓品牌的成名法則,如今依然適用:第一,要會拍照片,第二,要會講故事,第三,多參加選秀。這三件事都與廣告有關。

照片是名妓們的萬能宣傳利器:可當DM攬客,可做成明信片售賣,可當情書簽名后送給客人,也可貼在照相館外給自己做宣傳。

名妓們要拍的照片,自然不是那種正襟危坐的全家福,而是情趣寫真。但此處的「情趣」與如今的私房照尺度有所不同。

當時流行「男裝大法好」,很多名妓都拍過男裝照,還有姑娘們雙雙女扮男裝扮成賈寶玉和他男朋友秦鐘的。至于戲服、歐式宮廷風、道姑裝、尼姑裝,也是名妓們的常見COSPLAY裝扮。

民國時名妓照片,圖片源自《花國百美圖》

當時熱門的道具主題則是汽車和飛機,由于室內布景有限,姑娘們只能與紙做的汽車模型合影,儼然拍出了大頭貼的即視感。

民國時名妓拍照常用場景「飛車擁麗」,

圖片源自《花國百美圖》

照片還有一個最實際的用途——拿來上小報打廣告。

小報是清末民初的獨有產物,和如今的八卦雜志類似,主打風月市場,報紙上經常出現的簡訊是:喜出望外!某某姑娘清恙(梅毒)已痊!

那年頭,小報就是情色版的「智聯招聘」。妓院逢年過節就會歡迎大家來「賞菊花」,別誤會,菊花架是妓院的流行布景。姑娘們在出道、跳槽、改藝名的時候,也會打廣告。在《晶報》、《天趣報》之類的小報上,你經常可以看到:「XX明眸皓齒,艷麗出群」、「XX貌雖中人,性甚安靜」、「XX猜飲唱靚,薄有時名」……

民國時妓女廣告,圖片源自Peking.a social survey

講述名妓的故事,在當時被稱為捧花文(或花稿),其中一部分是描述姑娘生平的簡歷型軟文,通常刊載在各類報紙、洋場小說上。

那個神奇的年代以風流為榮,有能耐的名妓通常會找名人來給自己寫軟文。

但若問「給性產業寫軟文是怎樣的體驗」?或許會讓你失望。考慮到名妓們的出道年齡,你要如何把一個十五歲小女孩的簡歷意淫成一個女人的史詩?

但老一輩的文人自有辦法,他們一言不合就上詩詞歌賦,把姑娘的美吹噓得不明覺厲。至于軟文情節,則基本遵循一句歌詞:「董小姐,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」。至于套路,看以下幾則軟文就知道了——

情節套路一為孝女流,強調賣身盡孝是美德:

「素琴,姓王,行七,年十九,平江人,寓百順胡同瀟湘館之南院,余識至于滬上大來飯店,姬本商家女,其父以病疾早卒,家本無余蓄,母老不能活,乃隨其姨母來京,操妓女生涯,賣笑所得,以奉老母……」

情節套路二為才女流,智商開掛無奈流落風塵:

「燕侶,毗陵產,年十五,其父商也,燕侶髫年入女校肄業,穎慧絕倫,未周歲了解文義,捉筆學書,姿韻天然,成年弗逮也,會父業敗……乃鬻其女墮平康……」

情節套路三為悲情流,適用于大齡名妓,重在體現情路坎坷:

「貝錦,姓方,字劍霞,五茸城畔人……同里楊了公目為第一美人……后嫁作商人婦……光復時商人失資入囹圄,劍霞典衣鬻釵奔走營救,及出獄,故態復萌,不事生業……支持半載,心力俱瘁,不得已墮入風塵……」

為名妓創作的軟文,圖片源自《上海畫報》

拍照片登廣告和請文人寫軟文,都是名妓們的常規宣傳路數。但萬能的小報文人還幫她們研發出一個成名捷徑:參加選秀。

當時上海公開的妓女就有兩萬人,「如何評價XX顏值的歷史地位?」是坊間熱議的話題。但美這件事相當主觀,小報文人主意多:那就民主投票吧!誰票數最高,誰就是名妓之王。中國最早的選秀節目就此誕生。

影響力最大的「花界選舉」當屬《新世界報》在上海舉辦的「群芳選舉大會」。

依然是小報文人腦洞多:他們家選秀第一名不叫冠軍,直接當選「總統」。名列前茅的名妓分別是副總統、總理、參政院院長、各部總長,反正人人有官可當。

群芳選舉大會廣告,圖片源自1917年《申報》

「群芳選舉大會」激發了魔都人民的選秀熱情:那年頭中國總統天天換,既然不能選真總統,泡個花國大總統也一樣。

總統候選人們也比較拼,有的找恩客幫忙寫軟文拉票,有的發DM助選,有的登臺演講。至于結果——哪個選秀節目不充滿黑幕?「花界選舉」也一樣,誰的金主買票多,誰就當總統;一登花榜,從此身價十倍。

歸根結底,廣告只能幫助姑娘們炒作一把,金主基礎決定上層建筑。

倒是「花界選舉」如雨后春筍般被四處復制,神州各地都有了自己的女總統。

而魔都上海,則誕生了一種神奇的洋場文化,有人稱之為「海上繁華夢」,有人斥之為「靡靡之音」,反正萬變不離一個嫖字。

商人們倒是樂見其成,「名妓效應」與「花國經濟」,帶動了不少行業的發展,這些在廣告中也有所體現——

其一是媒體與洋場文壇。文人們角色復雜,他們時而扮演捧紅名妓的廣告文案,時而借名妓話題在文壇上位,時而又是名妓的情人。總而言之,一榮俱榮。

其二是生理醫學(性病)行業。不夸張地說,那是一個全民性病的年代。1930年代某醫學雜志的估算則是,上海至少有一半人都患有性病。龐大的市場需求,造就了民國醫藥廣告霸屏現象。

性病廣告,圖片源自《消費意象與都市空間》

其三是照相館行業。在門口掛滿姑娘們的寫真是照相館的重要宣傳手段,耀華影樓就曾打出「倌人半價」的廣告。

其四是餐飲行業。當時青樓風俗講究邊吃飯邊調情,所以妓院附近的酒樓生意都不會差,有酒樓甚至打出廣告借勢宣傳,稱「北里煙花,樂為正地,既花明而柳媚之,當醉月而飛觴」。

其五是戲劇行業。當時戲園廣告賣點中常有一句:「可叫局」,意思就是有專員幫你叫姑娘到場陪看戲。

其六則是酒店行業。民國時妓院往往用來聊騷,酒店的盈利多依靠性產業貢獻。

在那個性產業合法的年代,性永遠是最重要的廣告賣點;姑娘在哪里,生意就在哪里。反正奧格威曾經曰過:人類最愛看的廣告有三種,第一種就是有美女(Beauty)的廣告。

 

分享:

返回

分享到

熱門文章 | 熱門評論 |
奔驰宝马娱乐 鸡西市 唐海县 清苑县